4-0淘汰乌克兰后,时隔25年重返欧洲杯四强的英格兰即将在半决赛中迎战丹麦。期待三狮军团能够历史上首次杀进欧洲杯决赛的英格兰球迷,正在用「Footballs Coming Home」的歌声为主队喝彩。

1992年,现代足球发源地英格兰拿到了欧洲杯主办权,「足球回家」的观念从此便开始在英伦三岛盛行,也在日后成为了1996年欧洲杯的官方口号。《Three Lions》顺应了这一思潮,在庆祝英格兰时隔30年再次举办大赛之余,顺便表达出球迷期盼三狮军团时隔30年再度折桂的愿望。

闪电种子是一支1989年由布劳迪在利物浦组建的摇滚乐队,共发行过6张录音室专辑,在英国进行过大量巡演。2000到2006年,该乐队一度解散。无论是在解散前还是在重组后,除了布劳迪以外,其他成员均人来人往。

1996年,布劳迪受英足总邀请,为即将开打的欧洲杯创作一首足球歌曲。他拒绝了英足总让球员演唱的提议,因为他不希望这首歌被「英格兰主义」或民族主义所裹挟,他说他更想为那些「90%的时间都在目睹主队输球的球迷」表达心声。

为了配合这种自嘲精神,布劳迪请到了BBC二台喜剧节目《Fantasy Football League》的主持搭档巴蒂尔和斯金纳,前来共同创作。

这两位都是以脱口秀演员的身份入行,互相认识之前,就已经在各种英国电视节目中崭露头角;二人携手后,更是成为了国民级喜剧演员。上文提到的《Fantasy Football League》在1994至1996年连播3季,1998和2004年又分别以世界杯及欧洲杯特别节目的形式在ITV呈现。

两人的代表作还有《Baddieland Skinner Unplanned》,该节目在00年代初于ITV播出了5季。如今两人虽然不再合作,但依然是好朋友,也都活跃于电视及广播领域。

巴蒂尔近些年写过几本小说,同时也在继续脱口秀表演,并且制作了几部电视节目; 斯金纳则在Absolute Radio拥有属于自己的广播节目,参与过喜剧节目《Room 101》,并且在老牌英剧《神秘博士(Dr. Who)》中有过出演。

对于自己的创作初衷,巴蒂尔在接受BBCRadio 2采访时曾说过:「我们想写一首和其他那些「我们一定能赢」不同的歌,多年以来英格兰就是伴随着那些歌在世界杯中不断失败的。

「让我们写一首反映英格兰球迷真实感受的歌吧——我们也许赢不了,至少很多人都说我们赢不了,说我们不够强,但在我们内心深处,一直有一种非理性的期待,期待我们也许能赢。」

斯金纳的表达则更「动情」一些:这是一首「献给英格兰队的苦乐参半的情歌。」

巴蒂尔在BBC Radio 4的《Desert Island Discs》节目中回忆道:「我们刚刚2-0赢球,队员们正在交换球衣,球场扩音器开始播放这首歌,我当时心想「这太棒了」。紧接着现场球迷就真的跟着唱了起来,那一刻我便意识到,这首歌会变得很特别。

巴蒂尔还透露,英足总起初认为这首歌太「丧」了,对其公开播放持怀疑态度:「很显然,英足总不希望DJ在温布利播放这首歌,但他还是播了。从那时起,每场比赛都伴随着这段旋律,直到英格兰出局。」

其中,1996年的版本无疑最为成功, 截至目前,这首歌已被播放超过3840万次,下载量达到88000次,视频观看次数则突破了3300万次。 借着欧洲杯的「东风」,96版《Three Lions》在英国单曲排行榜上连续2周登顶。

此后每逢大赛,这首歌都要经历一次「回暖」。尤其是2018年,由于英格兰队时隔28年重返世界杯四强,这首英格兰球迷的「看台圣歌」再次拿下了英国单曲排行榜的第1名,并且在榜首连续停留了3周。

然而,辉煌来得快去得也快。英格兰半决赛输给克罗地亚后,这首歌骤降到第97位,创造了当时榜首歌曲的最快下滑纪录。该纪录直到今年1月才被打破——1月1日还排名第一的《Last Christmas》,在第2周便从包含100首歌曲的英国单曲榜中消失了。

同样是在俄罗斯世界杯期间,以这首歌为背景音乐的混搭视频在Twitter和Facebook中层出不穷,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《怪物史莱克》《辛普森一家》《只有傻瓜和马》都与这首「洗脑神曲」有机结合,#ItsComingHome 更是在Twitter热搜榜上居高不下。

1998年,为了给出征法国世界杯的三狮军团助威,三位原作者对初版歌词进行了改编。「为身穿灰色战袍的英雄流泪」,指的是英格兰在两年前的欧洲杯半决赛中点球大战负于德国;「没有决赛日的计划」,指三狮军团只能看着德国和捷克在温布利争夺冠军。

「罗马一夜」,说的是他们在1998年世预赛中主场输给了意大利,但在客场0-0与蓝衣军团互交白卷,从而以小组头名跻身世界杯决赛圈;「因斯已经准备好战斗」,意指保罗因斯在那场罗马之战中头缠绷带、血染球衣,仍旧坚持比赛;「希勒一定会进球」,这首歌发表时,阿兰希勒刚刚连续第3年斩获英超金靴,并且在世预赛中打进5球。

98版《Three Lions》里还用「加扎一如既往地优秀」和「疯子的怒吼」提到了两位老将——保罗加斯科因和斯图尔特皮尔斯,后者因硬朗且热血的球风,获得了「疯子」的绰号。

遗憾的是,在这首歌发表后才公布的英格兰队大名单中,没有加斯科因和皮尔斯的名字。不过,这并不影响此曲在英国单曲榜上再攀顶峰。

2010年初,斯金纳亲口否认了创作新版《Three Lions》的可能性,但他很快就食言了。

尽管在2010版中,ACM福音唱诗班、女高音奥莉薇娅萨芙(Olivia Safe)、权威球评约翰莫森(John Motson)等都倾情献声,但受限于三狮军团乏善可陈的战绩,这首歌最高「只」在英国单曲榜上排到第21位。

当然,相比于绝大多数歌曲,此版《Three Lions》的成绩已足够亮眼,况且它仍然是仅有的3首,只通过改编歌词就能多次登顶英国单曲榜的歌曲之一。

对于非英格兰球迷来说,「足球回家」的寓意显然不够友好。克罗地亚队长莫德里奇就曾表示,他和队友认为这首歌的副歌缺乏尊重,于是便多了一分战胜英格兰人的动力。

而在英国另外3个属地——苏格兰、威尔士和北爱尔兰——的球迷耳中,「足球回家」的旋律甚至可以用刺耳来形容。

斯金纳毫不掩饰这一点,在做客《Quickly Kevin》播客时,他笑称自己在1996年和巴蒂尔商量过,写一首名叫《三场比赛(Three Games)》的歌曲送给苏格兰,以讽刺他们只踢了3场小组赛便打道回府。

当然,英格兰人自己是很喜欢这首歌的,包括三狮军团成员。比如加斯科因就对这首歌很迷信,有一次他甚至拒绝在车内音响播放这首歌之前,离开球队大巴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同样作为英格兰的「死敌」,德国人却对这首歌情有独钟。克林斯曼就承认过,1996年欧洲杯半决赛,德国队在前往温布利的路上,唱的正是这首歌。

更不可思议的是,当日耳曼战车带着德劳内杯回国、在法兰克福旧城市政厅与球迷共庆胜利时,参与游行的人竟然也唱起了这首《Three Lions》的副歌。在当年的德国单曲榜上,此曲最高冲到了第49位。

「有人问过我,听到德国人唱这首歌作何感受,」巴蒂尔在自己2014年世界杯期间的《卫报》专栏中写道,「实话实说,看到有人依然在看台上唱这首歌,我多少有些开心,因为英格兰球迷越来越少唱这首歌了。」

时过境迁,英格兰人重新宣誓了对这首歌的「主权」。实际上,《Three Lions》从未离开过他们的生活。

就连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,在自己尚未执政、只是反对党工党领袖的1996年秋天,都改编过这首歌的歌词,以表达来年大选必胜的决心:

保守党自1979年在撒切尔夫人的领导下上台以后,便一直把持着唐宁街10号,到1996年,已有17年之久。果然,在1997年5月1日的英国议会选举中,工党以压倒性优势获胜,布莱尔顺利掌权。

当时未满44岁的布莱尔成为了战后最年轻的英国首相,这一纪录直到2010年才由卡梅伦打破

改编过这首歌的,还有来自威尔士加的夫的地下乐队Los Campesinos!。他们将改编后的版本收录进了自己2011年发行的第4张专辑《Hello Sadness》,命名为《Every Defeat a Divorce (Three Lions)》,原因是乐队主唱加雷斯大卫(Gareth David)在1998年世界杯期间,既目睹了英格兰被阿根廷「点杀」,又经历了父母离婚。

2008年的公益专辑《Liverpool – The Number Ones Album》当中,也收录了利物浦喜剧组合The Scaffold对这首歌的改编版本,名为《3 Shirts on a Line》。曲名中的「3 Shirts」指的是默西塞德的3支职业俱乐部——利物浦、埃弗顿和特兰米尔流浪者。

虽然《Three Lions》早已渗入到了英国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但它最主要的功能,还是为英格兰队加油助威。此前从未染指过德劳内杯、甚至从未触碰过欧洲杯决赛门槛的三狮军团,这次能在「Footballs Coming Home」的旋律中得偿所愿吗?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jzhenshiqi.com/,欧洲足球锦标赛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