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jzhenshiqi.com/,欧洲杯

张开手臂、挺起胸膛,向前狂奔,希克欢庆他的进球。他在对全世界说:“看一看,我在这里!”他理所当然的应该赢得所有人的目光,一记超远距离的射门,充满力量和灵感,穿过半个球场飞进苏格兰队的球门。希克的梅开二度帮助捷克2比0击败苏格兰,第二个进球更是永远载入欧洲杯史册。

前锋的责任是进球,但是对希克来说,这样的开局尤为重要。多年来,他在捷克被视为这一代最有天赋的前锋,数字也可以说明这一点:他的转会累计身价已经超过7000万欧元。但是自从在五年前离开了家乡俱乐部布拉格斯巴达之后,他没有实现真正的突破。欧洲杯将成为他自我突破的最佳舞台。

希克有一位非常严厉的父亲,对他的期望非常高。12岁时,希克参加了一个青少年室内足球锦标赛,他感觉自己踢得不错,父亲却一直批评他。后来接受捷克杂志的访问时,希克讲到这件往事,他说:“那时候我开始思考,我究竟是在为谁踢球。是为了他,还是为我自己?”

在父亲的严格监督下,希克成长为职业球员,并且从布拉格斯巴达起步,进入了五大联赛。他在意甲的第一个赛季为桑普多利亚打进11球,吸引了许多目光。尤文图斯的邀请随之而来,谈妥合同细节后,心脏问题却阻挡了他的转会。现在希克的心脏很好,但那时候确实让他受到了严重的挫折。接受《体育图片》采访时,希克说:“我确实因为心脏问题没有去尤文图斯。我不能说的细节,我理解尤文图斯的决定。医生当时告诉我,要有一个月不能比赛和训练。”

希克说:“那真的让我很震惊。之前我从未有过心脏问题,突然得到了这个消息,这让我脑子一片混乱。不过医生告诉我,这不是慢性病,会再消失的,我逐渐平静下来。在罗马时,我每三个月要进行一次详细检查,看情况有什么变化。目前一切正常,医学上看问题消失了,不会有后遗症。这对我有非常深刻的影响:我意识到健康对我是最重要的,是在球场上有最好表现的基础,然后才轮到其他的事情。”

此后希克进入了“流浪模式”。他先是去了罗马,可是在与哲科的竞争中败下阵来。希克说:“我与哲科是很好的朋友,因为他也会说捷克语。可是我们都想上场踢球,却只有一个位置,我们之间当然存在竞争关系。“作为沃尔夫斯堡2009年夺得德甲冠军的灵魂人物,哲科建议希克到德甲踢球,希克说:“哲科告诉我,莱比锡是好选择。”

希克确实很适应莱比锡的环境。租借到德国期间,22场比赛攻入10球。德国媒体将他比作曾在多特蒙德效力多年的捷克高中锋科勒,同样是身材高大,身体素质极佳。希克在技术层面上甚至要更胜一筹。令人惊讶的是,莱比锡在一年的租借期结束后没有买断他的合同,理由是价格太贵。这绝对是一个让莱比锡人后悔的决定,去年夏天失去维尔纳之后,他们一直受困于没有真正的中锋。

勒沃库森成为希克的新东家,为他支付了2600万欧元的高身价,可是他与新队友没有建立起默契,与主帅博斯的关系也不算密切。按照他的身价计算,赛季9个进球只能说勉强合格。不过勒沃库森经理罗尔费斯说:“我想他在适应期间有点困难,但在不断进步。希克为球队贡献很多,总是全力以赴。他的身体条件很好,有极大的潜力可以挖,我相信他在下赛季会有更好的成绩。”欧洲杯给了希克一个机会,证明自己值得高身价,给即将执教勒沃库森的新帅塞瓦内留下好印象,也通过在捷克国家队的核心地位给自己建立起更强的信心。

希克在捷克队内不需要担心位置,他是进攻核心。这在对苏格兰的比赛中可以看得很清楚,队友的长传、低平球或者直塞球,目标都是送到他的头上或者脚下。希克处理球的能力强,可以作为前场的支点,也能带球突破。身高没有限制他技术能力的施展,希克说:“这是很奇怪的。在15岁或者16岁时,我不是球队里身高最突出的人,等到17岁那一年,我在很短时间里猛地长高许多。我很幸运,没有因此失去配合能力和速度。一切还在那里,我不需要额外的学习和适应什么新东西。”

希克是一个愿意配合的前锋。他说:“作为一名前锋,我希望队友与我靠得很近。我可以适应双前锋的战术体系。”不过捷克的战术体系下,只有希克一个人顶在最前方。希克的偶像是C·罗和伊布。他说:“很多人说他们的职业生涯很快要结束了。C·罗和伊布总是能在球场上做出最有力的反击。当然我不会去模仿他们,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拷贝,只想做原版的我。”

现在捷克有成为今年欧洲杯黑马潜质,尽管他们和克罗地亚和英格兰的同组,但首胜的3分让他们很有机会闯入淘汰赛。今年的欧洲杯决赛在伦敦的温布利球场进行,上一次这座球场举行欧洲杯决赛是在1996年,正是希克出生那一年,当时的决赛队伍之一是捷克。25岁的希克能为捷克足球和他自己实现一个足球的童话吗?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